舌尖濡湿深埋你炙热的体内 腿张开,给我看看你下面

时间:2019-10-30 22:13:25来源:http://www.hnjrhy.cn/作者:华纳健康网

  舌尖濡湿深埋你炙热的体内,腿张开,给我看看你下面。秋雨绵绵,在这个秋风萧瑟的季节,雨和风缠绵在一起。安珂倚在榕树下,神情忧郁,眼神迷离的望向远处。

  原来五年前,她青梅竹马的男友斯年为了前途出国深造了,他走的时候承诺安珂,五年后一定会回来迎娶她…做他的新娘。

36417

  安珂守着这个承诺过了一年又一年,而今年正好是第五个年头。

  早晨,她特意穿了件红色的外套,并且认真的打扮一番,来到了榕树下。她深深的记得,斯年走的时候,就是在榕树下和她告别的,而且信誓旦旦的说:“安珂,你等着我回来,五年后,榕树下,我一定会回来娶你。”就这样他走了。

  那一刻,安珂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,不禁凄然泪下,她痛哭着喊道:“我等你…我等你…我等你…”

  虽然斯年说五年后才能归来,可是安珂就在他走的第一年就守候在榕树下,她总觉得斯年会突然回来,总觉得斯年会给她一个惊喜。

  于是,榕树枝繁叶茂的时候,榕树枝干叶落的时候,她都会站在榕树下,这一等,就是一整天,就是五个春夏秋冬。

 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安珂从二十五岁等到了三十岁。

  夜幕降临,满天的繁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秋风四起,寒意袭来。

  安珂迟迟不愿离去,她相信斯年不会失信于她,她相信斯年不会负她。尽管母亲提醒她:“花花世界,人心难测,人性变化多端,傻姑娘不要让自己有后悔的那一天。”

  母亲的话她没听进去,她只相信她的斯年,只相信他们至死不渝的爱情。

  安珂和斯年从小一起长大,一起上学,他们是同学,也是朋友,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发展为恋人。

  同学羡慕他们是青梅竹马,邻居看好他们是男才女貌,他们两个从未红过脸,当然也没有更亲密的举动。安珂比较保守,而斯年是尊重她。

  在他们的心里,爱情是神圣的美好的东西,就应该在最恰当的时候做该做的事,安珂懂斯年的想法,心里暖洋洋的。

  秋夜的冷风不停的刮着,冷空气钻进安珂的外套里,她感觉到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,然而倔强的她仍然站在榕树下,等待她的新郎归来。

  前方不远处,一束忽明忽暗的灯光晃着她的眼睛,她眯着眼睛望着昏黄的灯光。

36417

  当来人走进了她才看清楚,原来是母亲。

  她盯着妈妈,问:“妈,您怎么来了?”她低下头,不敢看妈妈的眼睛。

  母亲叹口气,跺跺脚,说:“安珂,你傻不傻呀?你以为他真的会回来娶你吗?别做梦了。”说罢,母亲的眼泪滑落下来。

  安珂疑惑的望着母亲,不知母亲为何说这话,她噘着嘴,不服气的说:“妈,您这是什么意思啊?他当然会娶我,莫非还能娶别人?我和他可是青梅竹马呀!”她转过身,不再看母亲。

  “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实话告诉你吧,他早在三年前就结婚了,所有人都瞒着你,就是怕你受不了这个打击,因为你是一根筋。”母亲拉着她冰凉的手,拽着她往家走。

  可是安珂就像傻子般站在原地,眼神呆滞的望着来时的路,她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五个春夏秋冬,走过五个年头,走过青春最美的年华。

  她不甘心,也不相信母亲的话,仍然倚在榕树下痴痴的等待着她的斯年。

  斯年是她的生命,是她的血液,他在她身体里的血管里流淌着……五年。

  五年的日日夜夜,她没算过有多少个小时,没算过有多少个日夜和着泪水而过,没算过这样的等待错过美丽的年华是否值得?

  此刻,夜风静止了,呼吸不急了,繁星落幕了。

  母亲瞪了她一眼,转身离去。

  安珂裹紧外套,绕着榕树转了一圈。她仰头望着榕树渐黄的叶子,“喜亦悲,悲亦喜,我好像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,我怎能不知斯年已负我?”瞬间,泪水悄然滑落,一滴滴,砸到她的手背上,又砸到地上。

36417

  三年前她就知道了,她知道了一切,知道了他的背叛,知道了他的绝情……

  然而,安珂并没有歇斯底里的吵闹,也没有找他,她不想,不愿,不能……破坏那份美好的记忆。

  曾经的爱恋,曾经的海誓山盟,曾经的美好,她都深深的埋在记忆深处,不容别人亵渎,不容自己忘却……

  榕树下,安珂抚魔着它的枝叶,嘴唇蠕动着:“我思故我在,我在这里等你,等你,等你……归来。”

  一个人的离开带走两个人的思念,曾经流下的那一抹泪,化作丝丝细雨滋润了整个春天!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华纳健康网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华纳健康网
http://www.hnjrhy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